唯美少年的耸人据悉调换,爱本人的人和自家爱

来源:http://www.whichLocumagency.com 作者:关于文学 人气:107 发布时间:2019-10-19
摘要:雨伞下,映出淡淡的蓝色光晕,雨珠细细密密地落在伞面上,像天使落下的泪。他轻轻地举着伞,雪白如瓷的脸孔轻轻地抬起。一双细窄狭长、微微上挑的眼睛静静地望着她,眼底忽然

雨伞下,映出淡淡的蓝色光晕,雨珠细细密密地落在伞面上,像天使落下的泪。他轻轻地举着伞,雪白如瓷的脸孔轻轻地抬起。一双细窄狭长、微微上挑的眼睛静静地望着她,眼底忽然闪过一抹如紫色水晶一样的光芒。清晨。东方学院里回荡着老师们激昂的讲课声。“营养学是一门研究机体与食物之间的关系的专业学科,而不是大家想象中的想吃什么就来点什么……”“如果不是想吃点什么就来点什么,苏老师怎么会这么胖?”有同学在下面窃窃私语。笃笃——教鞭敲在讲台桌上:“我的耳朵可是很灵敏的!我胖跟吃得多没有必然的联系……”苏老师讲得汗流浃背。夏雪珥低头翻看着自己的营养理论课本。嗡嗡——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微振了一下。雪珥伸手拿出手机,推开屏幕,进入的正是淡粉色的微博界面。甜美樱桃派:@听雪的耳朵:小耳朵,我一看到这个,就觉得很适合你,快去参加吧!把你浪漫的爱情故事写出来,登了杂志要送给我哦!转发:花音小秘书:#花音微情书#每朵美丽的花,都有着最动听的声音。你想通过花朵,告诉你最爱的那个人什么美妙的情话呢?快参加花音微情书,对你最爱的人说出最动听的花之音吧!每位参加并关注的朋友,都有机会得到《花之音》杂志一本最动听的花音微情,还可能集结成书哦!快快参加吧!雪珥有些惊奇地瞪大眼睛。她忍不住转过头去看向隔着一条走廊的米樱。米樱正对她挤出一个灿烂的微笑,然后低头,继续在桌下悄悄地按手机按键。甜美樱桃派:@听雪的耳朵:快去参加,小耳朵,你的故事一定会震撼所有人,勇夺第一名!夏雪珥看着自己屏幕上又跳出的消息,摇头笑了。听雪的耳朵:回复@甜美樱桃派:我哪有什么浪漫的爱情故事,我是白纸一张!甜美樱桃派:回复@听雪的耳朵:别骗我了,看你的眼睛,我就知道你以前一定有过轰轰烈烈超级动人的故事!不许保密,快写出来吧!米樱对她眨眼睛。雪珥看着阶梯讲台上的苏老师,又低头按自己的按键。听雪的耳朵:回复@甜美樱桃派:真的没有,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轰轰烈烈了……甜美樱桃派:回复@听雪的耳朵:你骗得了别人,骗不了我。我可是清楚地记得,那天你看着顾铭翊的眼睛……那种眼神……你一定和他有轰轰烈烈的过去吧!夏雪珥捧着自己的手机。脸色微微地发白。她的表现有那么明显吗?还是米樱真的太敏感,他和她之间的过去,就那么容易被别人看穿吗?连别人都看得出,他却遗忘得那么干净……我……雪珥才在手机屏幕上打了一个字。健康苏V:@甜美樱桃派:喔你的眼神伤害了我的心……我说我的眼里只有你……咦,这是?米樱噼里啪啦地按键回复——甜美樱桃派:回复@健康苏:是吧是吧,你也看出来了是吧?喂,这是谁啊,米樱就跟人家乱搭话。雪珥按下按键——听雪的耳朵:回复@健康苏:请不要乱说了,真的没有什么八卦。甜美樱桃派:回复@健康苏:才不要听她的,我们就要听唯美动人的爱情故事,是不是?倒霉的营养学理论课本来就够无聊的了。健康苏V:回复@甜美樱桃派:是吗?营养学课就这么痛苦?甜美樱桃派:回复@健康苏:是的,超级无敌痛苦。你不知道我们的这位营养理论老师,讲课讲到天花乱坠、汗水乱飞,她都已经那么胖了还在向我们提倡想吃点什么就来点什么,我真怕她再吃下去就变成天下第一胖纸。哎,对了,你到底是谁?屏幕暗了一下。过了一分钟。健康苏V:回复@甜美樱桃派:请看我的V认证。米樱和雪珥都奇怪地把手指移到“健康苏风尚”的微博加V认证上,这一点下去,屏幕上清楚地出现——苏兰琳,东方学院营养学专业副教授,高级讲师。啊呀!“米樱!你给我站起来!”苏老师的怒吼声,响彻东方学院上空。米樱吓得霍的一下弹起身来,对着手里还握着手机的苏老师挤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。“上课玩微博,下课做卫生!”苏老师冲到米樱的桌前,一把夺过米樱同学那闪亮亮的白色手机,怒吼道,“今天中午,营养实验室,归你了!”“不要啊,苏老师!”米樱一声惨叫,几乎要惊得窗外的小鸟振翅飞向天空。终于熬到下了早课,米樱被罚去打扫营养学实验室。临走时她还不忘抱怨几句。雪珥看着她拿着自己手机嘟嘟囔囔离去的样子,忍不住微微地弯了弯嘴唇。这是一个清澈的早晨。雪珥一个人站在东方学院教学大楼A座的四层走廊上。因为下了一点雨,雨丝如雾气般从半空中滑落,装点着东方学院郁郁葱葱的校园。高大的栀子花树上盛开着白色的栀子花,花瓣上流下透明的水珠,晨曦中似乎笼罩着轻薄而透明的白雾,空气微凉,带着泥土和青草的芬芳。夏雪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微凉而沁人心脾的味道。好似那日他站在她身边时的淡淡花香。叮咚。手机忽然微响了一下。她又拿出来,推开屏幕。雪极光:@听雪的耳朵:小耳朵,你今天好吗?我想了很久,还是想问你一句,你真的准备好了吗?真的一定要再次进入他的生活?其实有时候,也许事情并非如你想象。我希望……听雪的耳朵:回复@雪极光:希望什么?你总不会希望我放弃这一切,真的就这么回去吧?我已经决定的事情,不会改变。你也知道,我对这件事情的决心。屏幕沉默。雪极光:回复@听雪的耳朵:小耳朵,我希望,你能快乐。听雪的耳朵:回复@雪极光:让他承认他的错误,让他明白他到底做错了什么,让他向嘉道歉,我才会快乐。雪极光:回复@听雪的耳朵:小耳朵,太固执是不会快乐的。听雪的耳朵:回复@雪极光:如果不去做,我会一辈子不快乐。微博沉默。夏雪珥想了想,又写了一条。听雪的耳朵:回复@雪极光:好了,不再多说了,我刚到新的学校,要去上课了,你也去上学吧。虽然我们不能见面,但是有你这样的朋友关心,我很开心。谢谢你,光。晚上再联络,Bye!过了一分钟,手机振动。雪珥已经转身想走回自己的教室了,还是拿起手机看了一眼。雪极光:回复@听雪的耳朵:小耳朵,下雨了。听雪的耳朵:回复@雪极光:是啊,我这里也下雨了,你那里也是吗?空气变得很清新,今天心情应该会很好呢……叮咚。雪珥的评论刚刚发出去,忽然微博上就跳出一个陌生的号码@给她的一条消息。没有任何文字。只有一张清澈的照片。碧绿色的花园,绿宝石般的枝叶,白色的栀子花瓣,撑着淡蓝雨伞的少年。雨伞上落满了钻石般晶莹的水珠,伞下一片微蓝而透明的光。他微微地抬头仰望,深棕色的头发有着琥珀一般金色的光芒,目光温暖如风,眼瞳清澈如星子。他就那么静静地站着,似乎有一丝清新的雾气,从他身边缓缓地散开。夏雪珥看着这条微博和这张清澈的照片,忽然有一点恍惚。照片里擎着雨伞的男生,唇边轻轻含着的一抹若有似无的轻笑,就像当年的清晨,他在雨雾中,站在她的楼下……“喂喂喂——你们看……”“这是谁?”“这该不是……”忽然之间,有人在她身边窃窃私语。还有几个女生拿着手机从教室里冲出来。接着有人指着楼下大叫道:“哇,是真的!微博上的照片上的那个男生!”什么?夏雪珥微微地低下头。雨丝如雾。高高的楼栏下,淡蓝色的雨伞,微微地擎起。纤细颀长如雪雾般的少年。清秀俊美如珍珠般的脸孔。雨伞下,映出淡淡的蓝色光晕,雨珠细细密密地落在伞面上,像天使落下的泪。他轻轻地举着伞,雪白如瓷的脸孔轻轻地抬起。一双细窄狭长、微微上挑的眼睛静静地望着她,眼底忽然闪过一抹如紫色水晶一样的光芒。他似乎看到她了。唇边,一抹若有似无,淡然如夏风般的浅笑。夏雪珥的手指扣在走廊栏杆上。心,像是被玫瑰短短的花刺刺了一下,绝美,但疼痛得流出血来。这个表情,这双眼睛,这个神色。一如在她梦中曾经微笑的人。少年身边的雨雾淡淡散开。笑容如精致的美瓷,有一抹沁凉而动人的芬芳。“啊啊啊——是真的呢!美少年!”“天哪,他是谁啊?长得太漂亮了!”“你看到没,他在对我微笑吧?是不是?是对我吧?啊呀,我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!”“怎么可能,他是在对我笑!对我啊!我要晕过去了。”女生们的尖叫声开始加大,几层教学楼的走廊上都挤满了围观的女生。有几个尖叫,有几个倒吸冷气,有几个捂着心脏快要晕倒。几乎就在同时,所有人的手机轻响——东方学院外貌粉丝总会:现在发布紧急信息!继全国第一珠宝集团顾铭翊少爷归来之后,东方学院即将迎来第二位王者!时光巧克力集团太子爷成诺紧急入学!惊天地泣鬼神的美少年就在你眼前!天啊——有人晕倒了。东方学院今年是来了什么运气,先是全国第一珠宝集团的二少爷顾铭翊伤愈回归,再是各家富族公子、小姐每日按时上学报到,接下来还有全国最出名、号称每十秒即卖出一块上等巧克力的“时光”集团的太子爷成诺,居然也转学到了东方学院!霸气的顾少,浪漫的成太子,学院里泊满的世界顶尖级的名车,空气中飘荡的暖暖花香,女生们每日不停地尖叫!如果有人敢说东方学院不是学生们的天堂,那绝对是要被赶出去的!时光的太子爷啊!所有女生的目光,都集中到了楼下那个擎着伞的精致美少年身上。成诺站在那里。静静地。像是一株刚刚绽放花蕊的栀子树。楼梯上的女生们,一层一层的。但他的目光,却落在四楼的那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白色身影上。“嘿——”他微微地抬起手,清澈动人地微笑。笑容像淡淡暖暖的夏风。似乎能吹开任何人的心湖。啊呀——他在对我招手了!明明是对我!是我的……你喜欢顾少就够了,成太子是我的!女生们激动了。雪珥对什么太子爷都没兴趣,虽然那真是一个漂亮的少年。她微微地向后退了一步。“喂,小美女,别走啊!”楼下忽然传来清晰的呼声。夏雪珥微微一怔。难道,他是在跟她说话?她有点奇怪地低头看过去。那个撑着淡蓝色雨伞的男生再次看到她出现,抿着嘴唇对她灿烂地笑。雪珥被这样的笑容弄得全身一僵。果然!“哎,不是吧,成诺是在对她微笑?对她说话?”“不可能吧,她是新来的转学生,没什么人认识她的……”身边传来低低的私语,女生们好奇而嫉妒的眼光朝着雪珥投过来。雪珥顿觉有点尴尬。“嘿——”楼下的成诺像是看到了一切,他灿烂的微笑,像是冰谷里刚刚融化的清溪,“别激动,美女们!我会爱你们——Everyone!”哧溜——这句话一出口,差点有人跌倒。漂亮到像是刚刚出炉的精致美瓷,但是张口说出来的话,却带着一丝高傲、一丝轻佻。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“浪漫系”美少年?

一刹那间,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。仿佛当年,她坐在卫嘉身后,在初夏细密如雾气的雨中,同他一起穿越校园里那片青葱而明媚的绒花树林……雪极光:@听雪的耳朵:小耳朵,你去哪里了?一连十八条催命呼叫。雪珥刚刚上线,就看到一连串的这些。雪极光似乎找她快找疯了。她按下手机键——听雪的耳朵:回复@雪极光:我和一个朋友出去了一下,怎么了?屏幕上立刻弹出回复,雪极光像是又瞬间在线。雪极光:回复@听雪的耳朵:小耳朵,你回来了?你怎么样?有没有被人欺负?你跑去哪里了,为什么手机也没开,微博也没在线?我呼叫了你十八遍都不回复!雪珥怔住。她有点奇怪地回——听雪的耳朵:回复@雪极光:被人欺负?我怎么会被人欺负?你知道我手机号码?你怎么会知道的?你打电话给我了吗?雪珥连忙去翻自己的手机。的确有七八条来电提示信息,但是电话号码却是杂乱的,有的是固话,有的是手机号码,七八个竟然全部都是不一样的。她连忙在微博上继续问。听雪的耳朵:回复@雪极光:哪个是你的电话?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电话的?微博上却突然沉默了。时时在线的雪极光,几乎过了十几分钟,才慢慢地回过来一条——雪极光:回复@听雪的耳朵:小耳朵,你平安,就好。雪珥捧着自己的手机,有些奇怪了。他怎么会这样说?为什么语气这么奇怪?他知道她的手机号码?打电话给她?还问她跑去哪里,有没有被人欺负……她今天明明是被顾铭翊带走了,虽然又是一个不完美的结局,可是雪极光为什么会知道?难道……雪珥急急地按下手机——听雪的耳朵:回复@雪极光:喂,难道,你就在我身边?难道雪极光就是她身边的人?看得到她发生什么事?知道她在哪里?她无论做什么,他都看得到?天哪……雪珥差点惊呼出声。但是,雪极光沉默了。永远在线的雪极光,竟然再没有回复她。雪珥突然觉得有些惊悚,那个一直在微博上陪她聊了许久的男生,竟然就在她身边?所以他才会那么了解她、安慰她、陪伴着她吗?可是,这种感觉又有点让人害怕,无论她做什么事,他都会看得到吗?好像有点被人监视的感觉……但是,又有种说不出的兴奋和温暖,这个人,至少这一年来,一直对她那么温柔,一直安慰着她,所以,他应该是关心着她的人吧……可是,会是谁呢?她是否每天都能见到他?这个人……一直捧着手机,默默等待着雪极光回复的雪珥,终于在夜深的时候,沉沉睡去。清晨。下了一点密密的雨。花园里的叶子都被雨水洗得湿漉漉的,碧绿的叶尖垂下晶莹透明的水珠。雪珥撑了把透明的雨伞出门:“小阿姨,我去上学了。”方唐阿姨正在冲咖啡,回头看到她连忙问:“你撑伞去学校吗?这样骑车会很危险的。”“没关系。我是高手!”雪珥对着阿姨摆出一个胜利的手势。才刚笑着转身,咚——鼻尖不小心一下子就吻上冰箱的箱门。“哎——”方唐阿姨无奈地看着雪珥。雪珥的鼻子被撞得又酸又麻,但还是抖着手指对方唐阿姨摆出一个“V”字的手势。方唐阿姨笑得差点把咖啡都喷出来:“小丫头,有时候,别逞强。”雪珥听到方唐阿姨的这句话,说不出为什么,鼻尖的酸麻竟然瞬间加重了。她微微地笑了笑,撑起自己的雨伞,转身离去。推开房门,门外的雨淅淅沥沥的。雨珠打在地上,湿湿的一片水迹。天空中乌云厚厚的,偶尔还传来轰隆隆的雷声,空气中有着淡淡湿湿的味道。站在这样的天气里,仿佛连心,都被软软地浸湿了。雪珥抬头看了看天空,把伞夹在肩膀上,转身去推自己的红色单车。她才刚刚拉开车闸,忽然就有个人猛拍她的肩膀。“啊!”雪珥被吓了一大跳。肩上的雨伞掉落下去。那个人一把捞住她的雨伞。哎,是谁?伞缘慢慢地滑上去。细白的手指,微湿的校服衬衫,白皙的脖颈,雨伞继续慢慢地拉上去……尖尖的下巴,红润如花瓣的嘴唇,细挺的鼻梁,珍珠般泛出淡淡暖色光芒的脸孔……雪珥突然知道那是谁了。雨伞忽然被全部擎上去,伞面上的水珠,湿湿地一抖。那一双浅紫色水晶般的眼眸,如雨雾中的太阳,清亮亮地望着她。瞳眸上发散开来的金色花纹,精致得一如梦中雕刻的极品水晶,他湿漉漉的金色短发发梢细细碎碎的,围绕着他那张精致唯美的珍珠色的脸颊。在看到她惊奇的眼神时,脸上绽放出一朵如夏日向日葵般灿烂的笑容。“成诺!”雪珥惊呼一声!“有!”他热力无比地举手回答,笑得灿烂到让人睁不开眼睛:“夏雪珥同学,请问需要什么服务?”喷——雪珥差点笑场。但是对这个男生,她真的有点匪夷所思的感觉。“喂,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“等你呀。”他回答得非常迅速,“等你一起上学。”“等我?”雪珥瞠大眼睛,“你干吗要等我?你怎么知道我几点上学?你在这里等了多久了?”“因为我喜欢你嘛。”他回答得一点也不犹豫,“等你,我不知道等了多久了,大概……几个小时吧。因为我不知道你几点出门,又不想打电话打扰你和小阿姨,所以我好像是五点半就从家里出门,到了这里六点吧,然后……现在几点?”雪珥低头,手腕上的表针正指向八点十分。五点半到八点十分,他足足在这里等了她两个多小时?而且这两个小时之内,一直在下着细细密密的雨!她家门外又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……雪珥吃惊地朝成诺的身上望过去,他的校服衬衫都已经湿透了,细蓝的格子浸成了淡蓝色的一片,深色的裤子湿到了膝盖,脚上的一双名牌的运动鞋更是浸透了雨水。他湿漉漉的金发虽然没有贴在他的额头上,但是发梢滴下来的点点滴滴的水珠,早已经证明他在门外到底站了多久多久。成诺望着她,身上的透湿和他脸上灿烂的微笑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一刹那间,雪珥的心底还是被微微地震撼了一下。“你……你干吗在这里等我?还在这样的下雨天……你不是有你们家里的名车吗?直接开车去学校好了,不要在这里等我……”雪珥一边说着,一边从车棚里把自己的红色单车拉出来。成诺撑着她的透明雨伞,站在旁边:“从今以后,我都不会再开我们家的车。以后我会每天来跟你一起上学放学,骑单车也好,坐公车也好,我都会和你一起的!你看,这是我昨天才办好的乘车卡!”他像个孩子似的,献宝般拿出一张城市通乘车卡。雪珥真的觉得这个男生的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了。“喂,成诺,你到底要干什么呀?”“我要和你在一起啊。”他笑得无比灿烂,“因为是你说的,你想要一份平凡的爱情!所以从现在起,我不是时光集团的太子爷,我只是一个喜欢你的普通的男生!我要和你在一起!”晕倒!雪珥真是被他打败了。虽然她说那句话,是有点搪塞他的感觉,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认真。而且居然还把家里的名车都抛弃了,以后跟她一起骑单车上下学?这实在有点太夸张了。“成诺,我再对你说一次……”雪珥认真地看着他。“你不会和我在一起的,是不是?”成诺笑眯眯地望着她,“没关系,我会努力的。不管多久,我都不会放弃。只要你还在东方学院里,我就会一直追你,一直追到你愿意答应我为止。”“可是……”“可是你喜欢的是顾铭翊是吗?”成诺继续抢她的话,“我不会在意的。而且我不会输给他的,我有信心。”“……”“还有什么?”“……”雪珥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。这个男生,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吗?什么都替她决定好了,还要问她做什么?虽然有点黏人,可是,可是他认真的表情,那么漂亮的眼睛,真的让人觉得有些感动……假如,不是顾铭翊,也许……也许她看着他的眼睛,也许就真的被他温暖了……可是。这个世界,没有那么多的可是。“对不起,我要先走了。”雪珥不知道应该再和他说什么,只能推了自己的单车,转身就走。成诺居然也不说什么,只是把手里的透明雨伞,递到她手里。雪珥接过伞的时候,心里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滋味。她低下头,不愿意再多看成诺一眼。然后撑着伞,默默地骑车离开。雨,细细碎碎地下着。雪珥骑了有半个巷子的距离。她忽然停下车来。转身。成诺还站在原地。淡金色的发梢淌下湿漉漉的水珠,珍珠色的脸孔上,有着淡淡的失望表情。但当看到她突然转身的时候,他浅紫色的眼眸里,像是突然燃起一簇希望的火焰!雪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。他浑身上下,都已经湿透。“喂。”她轻轻地叫他,“不然今天,我们就一起走吧。不过是因为今天在下雨,明天以后都不能哦!”“好!”成诺几乎立刻跳跃起来,兴奋得满眼星辰光辉的,直冲向她的单车。“小耳朵你下来,我来骑!你坐在我身后就好!”雪珥差点被他吓了一跳。“你会骑吗?”“当然!”他兴奋得满脸雀跃的神色,“我可以从这里骑着一直带你穿越太平洋!”啊哈?太平洋?那淹都淹死了吧。雪珥真是对这个花美男有点无奈。但是他已经兴奋地跨上了车子,一边准备一边叫:“快来快来,小耳朵!”雪珥有点无奈,只能坐上了车后座。一边坐好,一边把雨伞撑到他们两人的头顶。他身后,五公分的距离。一刹那间,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。仿佛当年,她坐在卫嘉身后,在初夏细密如雾气的雨中,同他一起穿越校园里那片青葱而明媚的绒花树林……轻薄而透明的雨雾。鲜红色的单车。透明的雨伞上,细细碎碎如水晶一般的雨珠。歪歪扭扭却自信满满地骑着单车的美少年,坐在车后却担心万分的漂亮女孩。清晨的雨巷,像是一卷淡淡舒展开的唯美油画的画卷。“哎哎,坐好了,开动了!”成诺在她身前大叫。红色的单车,歪歪扭扭地开始行驶。“啊,你会骑吗?你真的会吗?”雪珥坐在他身后,不安地大叫,“哎,你慢点,小心电线杆,小心车子,哎,那是垃圾箱啊!”“小耳朵,别害怕!我会带着你……一直到达幸福的天堂!”顾铭翊又一直没有来上课。中午的时候。雨,一直细细地下着。教学楼外高大的栀子树上,青葱的叶片上滑落下点点滴滴的水珠,天空泛着一点点淡色的蓝。夏雪珥坐在营养学二班的教室里,一直在努力地抄写着什么。米樱手里提着个白色的袋子,从走廊外面连蹦带跳地跑进来。“啊呀,这雨下了三天了,还绵延千万年的,把我全身都淋湿了!”她边抱怨,边拍打着自己的校服领子。雪珥停下笔,抬起头看她像小金毛狮子般甩头,忍不住微微地笑:“小樱桃,辛苦你了,还替我买饭。”“不辛苦。”米樱笑嘻嘻地凑过来,“为美女服务,我万分荣幸。不过,这饭可不是我买的。”“嗯?”雪珥瞪圆眼睛。“这可是某位很有爱心的人士,已经在餐厅买好打包,眼巴巴地让我带回来的呢。”米樱坐到雪珥对面,“那位英俊少年,可是我们学院里少有的少女漫画的男主角,拥有紫色深瞳的神秘美男……”啊,知道是谁了。雪珥闭上嘴巴。她低下头,拿起笔,继续抄写。米樱凑过来,看着她的表情好奇地问:“哎,你就这么无情啊?成诺对你那么好,你对人家却视若无睹。你看这买来的午餐,多用心啊。”纸袋被推到雪珥面前。红烧鳕鱼饭,一碟低盐素菜,一听无糖绿茶,再配了两个装在透明盒子里洗得干干净净的大红苹果。哎,那个用心的男生。“我还不饿,吃不下。”雪珥微微地笑了笑。“真吃不下?那不是太可惜了。”米樱打开透明盒子,捞出一只苹果,咔嚓一口就咬下去,“人哪,总是这样,我爱的人不爱我,爱我的人我却又不爱。如果这是自己喜欢的人送的饭,就算是三盒也能一口吃下吧。偏偏是不爱你的人,所以再美味的饭菜,只要看一眼,也就没了胃口。”雪珥听到米樱的话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想起顾铭翊那天吃她做的蛋包饭时的表情。他也在说,他突然没了胃口。所以,那个男生是真的不记得她了吗?不记得两年前所发生的一切……但,她怎么都不肯相信。“你不吃,我可替你吃掉了。”米樱在旁边喀嚓喀嚓地啃苹果,“你在抄什么呢?暴食厌食症的调理?这好像不是我们课上学习的吧?”雪珥点点头:“是教辅上的,我想抄下来,也许……将来会有用。”“有什么用?难道你还盼着身边有人得这种病?”雪珥有些勉强地笑了笑。米樱继续啃苹果:“不过小耳朵,你是不是应该好好地向我坦白一下,你和那位成太子,还有顾二少爷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你们三人之间,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很传奇的故事?麻烦你先告诉我一下好不好,让我在微博上也发个独家新闻,好好地爆红一下!”“啊哈?”雪珥被米樱逗笑了:“微博那种东西,哪有什么人会听这种八卦。”“你错了!”米樱突然一跃而起,直接把手里的苹果丢掉,“上次我在微博上曝了成诺班里那两个男生的亲密照,哈哈!我一晚上的粉丝数加了两百个哦!很快我就能超越东方学院外貌粉丝总会,成为东方学院里集新闻、时事、评论、经典、八卦于一身的风暴中心女郎了!哈哈哈——”夏雪珥差点要笑得倒在桌上。“樱桃,你的理想还真远大。”“那当然!”米樱兴冲冲地坐回椅子上,掏出自己的手机。噼里啪啦地按了几下,手机上的微博顿时真的响个不停。米樱兴奋地叫着:“哎,我今天又多了25个粉丝,60条评论呢。不错不错……啊呀!小耳朵你看!”忽然之间,米樱突然跳起身来,惊呼着把手机屏幕推到雪珥面前!“怎么了?”雪珥有些奇怪。米樱白色的HTC屏幕上,竟然出现一张放大的现场拍摄的照片!照片上显示的好像是一个赛场,场地上一队亮闪闪的赛车正在极速飞驰!而最令人吃惊的就是,飞驰在最前方的那一辆——流线型的车身之上,镶了两排耀眼夺目的钻石!那是——顾铭翊的白色兰博基尼!雪珥跳起身来。“是极速车友会发来的现场照片!东方学院顾铭翊单人挑战整个极速车队!就在东方学院体育中心,赢者可以得到车王的称号,还可以拿走对方的车子。现在雨天路滑,而车速已经逼近二百五十迈,车子都快要飞起来了!”米樱的声音,响彻在营养二班的教室里。而那个瘦弱的身影,已经飞快地跑出营养二班的教室。

本文由威澳门尼斯人娱乐场发布于关于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唯美少年的耸人据悉调换,爱本人的人和自家爱

关键词:

上一篇:天涯侠侣

下一篇:没有了

频道精选

最火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