献给自个儿的姊姊大姨子们

来源:http://www.whichLocumagency.com 作者:文学小说 人气:67 发布时间:2019-09-26
摘要:春末夏初,万物葱茏,天空晴朗,偶有几朵白云在游走。 在通往某边陲小镇的小路上,一个窘迫的男孩吉吉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走着。上次来还是去年本家小叔叔带自己来的。自己的小

图片 1 春末夏初,万物葱茏,天空晴朗,偶有几朵白云在游走。
  在通往某边陲小镇的小路上,一个窘迫的男孩吉吉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走着。上次来还是去年本家小叔叔带自己来的。自己的小叔叔是全村里最有本事的男孩儿,四年前,他已487分的成绩考入了青海某师范大学中文系,现在分配到他的家乡,在小镇的一所小学任教。去年,他和同校的一位女教师相爱结婚,现在他们住在学校里的一间简单的宿舍里。吉吉曾经看到俩人回家,把爷爷高兴得满脸是笑的,一脸骄傲得意的神情。吉吉可羡慕这个小叔叔了,小叔叔很喜欢吉吉,也经常教育他好好学习,将来像他一样也考上大学,去城里工作。
   他很羡慕那个漂亮的小镇。因为今天放学特别早,他凭着去年的那点记忆,就偷偷地一个人走上了通往小镇的路。
   正值五月黄金旅游期,潇潇的爸妈带着潇潇去青海一带旅游,途中路过来到了西南某边陲小镇,小镇的清新安静让一家三口倍感温馨。每天面对着喧闹和拥挤,虽然身处繁华世界,可现如今生活的高度快节奏,让他们不禁感到紧张压抑,而且颇有厌烦感。为了缓解这种不良的情绪,乘着“五月黄金”旅游期,他们远离大城市,踏上了西南自驾游之旅。
  一路上欣赏着旖旎的西南风光,呼吸着原野中清新的空气,心情像炎炎夏日吃了冰淇淋,爽哉妙哉。
  现在,他们从一个小旅店步行出来,准备在小镇随意走走,感受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。他们衣着时尚,谈吐间尽显大城市人的气派,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大城市来的贵客。三个人边说边笑,轻松自在,肆意徜徉在不宽的小城镇的马路上,心情像放牧的羊群轻松自在。
  他们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,一是为了缓解大城市的压力,二是为了让衣食无忧,每天过着小皇帝生活的儿子潇潇来接受另一种教育,以培养他长大后对社会的适应能力和爱心,让自己儿子将来做个对社会的有用之才。
  在小城镇马路的前方稍远处,衣着破旧,面色红黑,背着破旧书包的吉吉边走边蹦跳着,尽管他家很穷,很窘迫,但他还是很高兴----他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城里。这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十分的新鲜,到处都吸引着他,虽然这里离自己的家不太远,但他爸妈也没有带他来过。
  随着他的蹦跳,他书包里的文具盒和书本一个接一个地从书包的破洞处掉落在地上,可吉吉却全然不知。走出好远,他才发觉自己的东西掉了,连忙顺着原路寻找,不时捡起刚刚掉落在地上的文具或书本。
  当他连蹦带颠的捡着地上自己遗落的书本文具时,却看到自己的书被一只脚踩住了,他抬起头,看到一个衣着很时尚的男孩正用惊诧的目光望着他,他胆怯地说:“你,你踩到我的本子了。”
  衣着时尚男孩潇潇听了吉吉的话,低下头,果然看到自己脚下有个本子,连忙向后退了一步,诧异的看着吉吉。吉吉赶忙捡起自己的本子塞进破旧的书包里,谁知,另一个本子却又掉了出来。
  “哈哈哈。”潇潇发出一阵大笑:“你这是什么书包啊?扔了吧,没法要了。”
  “不行,你敢!”吉吉紧紧攥着自己的书包,好像生怕被潇潇抢走似的。
  “小朋友。”潇潇的妈妈温柔的把一根铅笔头捡起来递给他,:“给孩子,你的书包太破旧了,怎么能装住书本和文具呢。”
  吉吉小声地说:“嗯,我知道,可是我爸妈没有钱给我买新书包,我只好凑合着用。”
  看着听着,潇潇的爸爸不禁想起自己小时候,那时候的自己因家庭贫困,爸爸努力挣钱,妈妈也是省吃俭用竭力的养活他们兄妹四个,那时家里的孩子都是老二穿老大的剩衣剩裤,老三穿老二穿剩的,如此往下传,就连自己的书包也是自己姐姐用过的,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多么的像自己小时候啊。不禁,同情之心油然而生,他爱怜的蹲下来:“小朋友,你想不想换一个新书包呢?”
  吉吉顿时兴奋起来,他大声地说:“想,很想,可是我……”他很快心情就沉重起来,欲言又止地低下头。
  潇潇妈妈微笑的看着他:“如果有人能帮你换个新书包呢,你愿意吗?”
  “愿意,我当然愿意!”吉吉立刻心花怒放,随即又黯然失笑:“可是我妈妈说过,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。”
  “不是,不是随便要。”潇潇高兴地说:“你给我们做导游带路。”
  “如果你带我们参观你的家乡,充当一下我们的导游,那你就不是随便要别人东西了,你是用劳动换来的书包,这样好吗?”
  “这能行吗?”吉吉疑惑的问。
  “当然行,你付出劳动,就会换来报酬,也就是书包,理所当然啊。”潇潇妈妈鼓励的看着他。
  “嗯,嗯。”吉吉点点头表示同意。
  “好,成交!”潇潇和吉吉互相拍了一下手:“耶。”
  于是,吉吉带着潇潇一家游览了自己家乡的山水村落。潇潇爸爸问:“小朋友你的家在哪里?带我们去你家吧。”
  “好。”吉吉点点头说。
  于是,吉吉带潇潇一家一路爬坡,辗转来到吉吉的家里。
  站在吉吉家房前,潇潇爸爸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妈妈在屋子里忙碌,这情景和自己小时候是如此的相近。潇潇见了忙躲到妈妈身后,紧紧地抓着妈妈的衣服,眼前破旧黑暗的房子把潇潇吓了一跳。
  吉吉对潇潇说的爸妈说:“这就是我家,那是我的妈妈。”
  吉吉妈妈听到说话声,赶忙从屋子里走出来,她是那样的善良淳朴,她不好意思的笑着,客气的说着不流利的普通话:“我家很脏,别见怪。请进屋。”她说着先进屋打开了那昏暗发黄的电灯。这时潇潇一家才看清楚屋里的景象,这是很令人心酸的房间,屋子里除了有一张桌子,一条板凳和一把有些脏的椅子,屋子中间有一个做饭的炉子;地下还有一些生活用品及一直很大的水缸,再无其他。
  吉吉妈不好意思地笑着:“让您见笑了。”她很热情好客,把自己做的带有家乡味道的晒干菜做了几个端上桌。她不好意思地对潇潇爸妈说:“来来来,不好意思,我的手艺不好,我家里也只有这些东西,不知道你们吃的习惯不?来,尝一尝!”
   潇潇爸妈坐下来又招呼吉吉妈:“哎,来,一起坐,一起吃吧。”
   吉吉妈妈脸红着摇摇头:“你们吃,你们吃。”
   潇潇爸爸看了一下,发现只有能坐三个人,就走出屋子,一会儿找来了两块木头:“好了可以了。”
   于是,他们全部坐下来,一起吃着客人餐。吉吉馋坏了,大口吃着食物,要知道,这客人餐是有了认识才能吃饭的。
   饭后,潇潇爸爸拿出几张人民币递给吉吉妈妈,吉吉妈妈怎么也不肯接,最后,潇潇妈妈硬是把钱塞到吉吉妈妈手里。
  从吉吉家出来,潇潇的爸爸妈妈心里很不平静,让他们从心里更坚定了要帮助这个孩子的愿望。潇潇妈妈笑着说:“小朋友,你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,下面就该换我们履行自己的诺言了。”
  吉吉和潇潇以及潇潇的爸爸、妈妈,他们一起来到一个商店里,潇潇爸爸买了一个崭新的书包,里面有一些新的笔、本、还有文具盒递给吉吉:“小朋友,这书包和笔本就是你用劳动换来的,收下吧!”
  潇潇也给吉吉买了一本拼音故事书:“给,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,这本书可好看了。”
  吉吉不知所措地望着叔叔阿姨,潇潇把书和书包塞到吉吉的手里:“收下吧,别不好意思了,这是属于你的!”
  吉吉望着叔叔阿姨,他们都微笑的对着吉吉点点头。
  吉吉眼睛里噙满着泪花,感激得什么也说不出来,他面对着叔叔阿姨和潇潇突然深深地鞠了一躬:“谢谢!谢谢叔叔阿姨!谢谢这位小兄弟!”
  潇潇笑着拉着吉吉的手:“不客气啦,能帮到你我非常地高兴,我叫潇潇,你呢?我们做个好朋友吧。”
  吉吉感动得连忙伸出手:“好啊好啊,我叫吉吉,吉祥的吉。我们是最好最好的好朋友!”
  明媚的阳光下,两个小男孩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。
  看着潇潇和吉吉相处的这么好,潇潇爸妈的心里感到由衷的欣慰。他们相信:儿子一定会得到启示,从中受到良好的教育,这对他以后的人生都会有一定的影响。能遇到吉吉,真的是他们始料未及的,潇潇能和吉吉成为好朋友,也是他们没有预料到的。所以,这次旅行对于潇潇他们来说还是非常有意义的,他们只希望潇潇将来能够成为一个有爱心,乐于助人的对社会有用的人才。
  遇到潇潇一家,是吉吉做梦都没有想到的,让他更没有想到的是:结识了潇潇一家,让他得到了从来不敢奢望的宝贝书包。有个漂亮的崭新的书包,是吉吉做梦都想要的宝贝啊!   

图片 2 (一)
  五月初夏,阳光明媚。微风吹过,不再有春风里的寒。
  周六午后一点多,文晓蕾背着书包从学校回来。走到自己家楼下时,文晓蕾听到楼上有人喊了一声“晓蕾”。她抬头循声望去,隔壁单元的三楼房间窗台上趴着一个人,在向她招手。
  “张婧姐姐,你回来了?”文晓蕾高兴地一边大喊着,一边挥手回应。
  “快上来。不然我毙了你!”张婧用手比了个“八”字形,当作手枪朝着文晓蕾瞄准着,嘴里“叭叭”地模拟了两下枪声。
  张婧比文晓蕾大两岁。文晓蕾读小学六年级,张婧上初二了。两人从小就是邻居,小学都是在路坪小学就读。从认识那天起,两人几乎每天都在一起玩,非常要好。很多人都说她们俩比亲姐妹还要好。后来张婧上了东风一中,是住宿制中学,每个周六下午回家,周日下午返校。两人只有在周末的时候,才有机会像以前那样在一起,写作业、聊天、玩耍。
  文晓蕾小跑着去张婧家,头上的两个小辫子晃动着,绿色军用挎包一颠一颠地撞在她腿上,包里的东西发出“哗啦”“哗啦”的撞击声。
  张婧已经开了门,将旧挂历纸做的门帘撩了起来,站在家门口等着文晓蕾。张婧瓜子脸大眼睛,齐耳的短发,穿一条浅蓝色圆翻领连衣裙,显得非常活力青春。
  “今天你回来挺早啊,不是要周末大扫除吗?”张婧看到文晓蕾,笑眯眯地问。
  “这个星期我们小组管翻凳子,只要把凳子摆在桌子上就可以走了,很快。今天‘双枪老太婆’也大发慈悲,没有朝我们‘开枪’。”“双枪老太婆”是文晓蕾班主任杨老师的外号。同学们说杨老师开腔说话,就像两挺机关枪在“哒哒哒”,连绵不断、威力巨大,就给了这么个外号。
 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张婧的房间走。张婧的房间有七八个平方,里面有一张床、一个书柜、一张书桌、椅子和一个两门衣柜。张婧的父母是江城东风钢铁厂的职工。东风钢铁厂是江城市的大型国有企业,在江城市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,甚至可以说整个江城市都是依托钢铁厂才存在的。张婧的爸爸是副厂长,妈妈是工会干事。这幢住宅楼是钢铁厂造的房子,张婧家分到的是第一单元的一套干部房,六十多平米的三室一厅,张婧和哥哥都有自己的房间。
  文晓蕾特别羡慕张婧有自己的房间,那简直就是一个独立的自由王国。文晓蕾的爸爸从部队转业后,到了江城市财政局保卫科,妈妈是钢铁厂食堂的临时工。财政局从钢铁厂这里租了一个单元给职工,文晓蕾家分到的是第二单元的普通职工房,四十多平方的一室一厅,爸妈住卧室,文晓蕾睡阳台,弟弟睡客厅的沙发床。
  两人来到书桌前。张婧把书桌上自己的书本理了理,腾出了些空位。文晓蕾从书包里拿出文具盒、数学书和作业本摆到书桌上。张婧从客厅搬来张方凳让文晓蕾坐。
  看到文晓蕾的文具盒,张婧说:“你这个文具盒可以换了,这么破旧了。”铁皮文具盒的漆磨掉了,布满一条条的铁锈痕迹,盒盖上的小熊已经磨损得没有眼睛了。
  “我觉得还好用的啊。”文晓蕾毫不在意地说,一边翻着数学书找今天的作业题。
  “我上次换下那个塑料文具盒其实还挺新的,就是不结实,盖子裂开了,边上磁铁也脱掉了。我妈给扔了。不然我就给你了。”张婧翻着自己的文具盒说。这是一个双面的塑料文具盒,外表是柔软的泡沫塑料,印着花仙子图案。
  “谢谢。这个铁文具盒就是你给我的啊。我觉得挺好的了。”三年前,文晓蕾还没有专门的文具盒,用的是爸爸从单位拿回来的一个白色硬纸盒,里面放一支笔、一块橡皮、一把削笔的小刀。上四年级后,要放钢笔、圆规和尺子,纸盒太小了。刚好张婧妈妈为了鼓励张婧考重点中学,给她买了新的塑料文具盒,换下的铁皮文具盒张婧就给了文晓蕾。那时文晓蕾高兴得不得了,也很珍惜这个文具盒。
  “等考上中学,你就会有新文具的。我考上一中,我的文具就全部换新的了。”
  “不知道我爸妈会不会给我换。”文晓蕾有些不确定地说。
  “对了,张婧姐姐,你说我是考东风一中呢,还是考江城三中?我爸说让我考江城三中。”
  东风一中和江城三中,是江城市仅有的两所重点中学,都是住宿制中学。东风一中是东风钢铁厂创办的中学,基本是厂里的子弟。江城三中是市里办的中学。两所学校教学水平都差不多。不过路坪小学也是钢铁厂的子弟小学,所以大多数学生都报考东风一中。
  “当然是一中啦,一中好。你考上一中,我们又可以做校友了啊。”张婧不容置疑的回答道。
  “杨老师说一中的考试,有一些奥林匹克数学题,要多看课外辅导书。”文晓蕾犹豫了一下,问,“你有没有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书啊?有的话,借给我看看好不好?”文晓蕾想着要是能借到,就不用找爸妈要钱买书了。
  “有,我以前的书都留着呢。考一中前,我妈给我买了好几本课外辅导书。”
  张婧兴匆匆地跑到书柜前,拉开书柜门开始在一排排旧书里翻起来。文晓蕾也走过去,看着一本本书脊上的书名搜寻着。张婧翻出了三本书,递给文晓蕾。文晓蕾接过来翻看着,一本写了一大半的题目,另外两本九成新,只做了少数的几页。
  “这些题可难了。我都没做完。”张婧接着补充道:“你挺聪明的。你好好把这些题做一下。我们考那年,一中的卷子上有三道奥数题,我都放弃了。还好我语文分数高,不然可能上不了一中呢。”
  “嗯。”文晓蕾听话地点点头,心中暗下决心,要认真学习,像张婧姐姐一样考上一中。
  “那我们写会儿作业吧。”张婧想着自己要给晓蕾树立个好榜样,便主动提议写作业了。
  两个人写了半个多小时,文晓蕾高兴地说:“我数学作业做好了。就剩语文抄写和一篇作文了。”然后把数学书和作业本往书包里放。
  张婧马上放下手中的笔说:“那你饿不饿,我去拿点吃的。”张婧说着不等文晓蕾回答,便去厨房了。
  文晓蕾嘴上说着“不饿,不用拿。”,心里却恨不得跟着张婧去厨房,看看都有些什么好吃的。妈妈教育过文晓蕾,让她到别人家一定要客气,不要表现出馋嘴的样子,免得被人瞧不起,被人说穷酸。
  张婧从厨房走过来,左手端了一只碗,右手拿着两双筷子。她把碗放在桌上,招呼着:“来,晓蕾,吃卤鸡爪。我妈中午从厂里食堂带回来的,味道挺不错。”钢铁厂每个月给每个职工发十块钱的福利菜票,可以在食堂和厂里的商店买东西,所以张婧家经常有好吃的。
  碗里的卤鸡爪大概六七只,每只都饱满肥硕,红油闪着诱人的光泽。文晓蕾只看了一眼,便觉得满口生津。她赶紧低下头,在书包里找抄写本。
  张婧看到文晓蕾装模作样,便把筷子硬塞到文晓蕾手上,说:“来嘛,先吃。歇会再写作业。不是还有明天嘛。”
  文晓蕾假装客气道:“不用,我真的不饿。”
  “得了吧,你!我知道你不饿,你陪我吃会不行吗?劳逸结合,也不能光是学习啊。”张婧笑着挤兑文晓蕾,把文晓蕾的书包推到一边,把碗放到文晓蕾面前,夹了一只鸡爪要喂文晓蕾。文晓蕾便不再装样,说:“好吧,我自己来。”然后拿了筷子夹了一只鸡爪吃起来。
  “我给你讲我们宿舍好玩的事。”张婧一边吃着鸡爪,一边神采飞扬地给文晓蕾讲住校的趣事。文晓蕾嘴里吃得津津有味,耳朵里听得也是津津有味,不时和张婧一起开怀大笑。
  不一会儿,两人就把碗里的鸡爪吃掉了。文晓蕾主动提出去洗碗。文晓蕾经常在张婧家吃东西,不好意思白吃,就总是抢着洗个碗、扫个地什么的,觉得干了活心里就会安心些。张婧一开始还拦她,后来就由她去了。
  文晓蕾在厨房水池里洗碗,张婧跟过来继续讲着学校的趣事。张婧家的厨房很干净,因为用的是煤气。钢铁厂炼铁产生的废气处理后输送到住宅区做生活用煤气。钢铁厂的职工用煤气很便宜,只要五分钱一度,但不是钢铁厂的职工,就要两毛钱一度。对于文晓蕾家这样的外单位来说,煤气实在太贵了,用不起。所以文晓蕾家里还是烧的木柴,每次烧饭都烟熏火燎的,厨房里被烟火熏得黑乎乎的。
  文晓蕾把碗筷洗了放到碗柜里,刚要擦手,张婧从碗柜边的一个竹筐里抓出一把果子放到她手上,说:“你把这些洗一下。”
  文晓蕾拿着果子在水龙头下洗着。这种果子是青青的椭圆形,比花生大点,她没见过。文晓蕾洗好,递给张婧,好奇地问:“张婧姐姐,这是什么果子啊?”
  张婧神秘地说:“不告诉你,你先尝尝什么味道。”说着拿了一个果子,塞到了文晓蕾嘴里。
  文晓蕾咬开果子,口腔里感觉一股苦涩,她皱着眉头伸着舌头,想要吐掉又不敢。张婧坏笑着说:“哎,别吐,继续嚼,后面味道会越来越甜的。”然后张婧自己也拿了一颗嚼起来。文晓蕾想着张婧不会骗她,继续嚼了会,真的越来越甜了。
  “这个是青橄榄。是我爸到福建出差带回来的。好吃吧?”张婧又给文晓蕾拿了一个青橄榄。
  “江城到福建远不远?”
  “远的。我爸坐了三天火车,中间转了三趟车呢。不过最远的是哈尔滨啦。去年寒假我们去哈尔滨旅游,坐了五天火车。我爸说,就是飞机票太贵了,不然我们可以到省城坐飞机去哈尔滨。我爸上次去哈尔滨开会就坐飞机去的。”张婧的爸爸经常出差,全国各地都游遍了。隔一两年,张婧一家还会在寒暑假的时候一起出去旅游几天。
  “不看不知道,世界真奇妙!”张婧念了一句《正大综艺》节目的广告词,大声说:“等我长大了,我要去环游世界!”
  文晓蕾羡慕地看着张婧,她可是连江城都没走出过。江城以外的世界,对文晓蕾而言就是地理书上中国地图上的一个名称符号而已。她也不知道自己长大了要干什么,只知道先好好读书就是了。
  两人说笑了一会,又写了会作业。张婧听到楼下汽车喇叭“滴滴”响了两声,跳起来说“我爸妈回来了。”便往门口去开门。文晓蕾开始收拾书包。
  张婧的爸妈进家门,文晓蕾迎过去礼貌地向张婧爸妈问好。
  张婧爸爸朝文晓蕾点了点头,拎着黑色公文包进卧室去了。张婧妈妈热情地招呼着说:“晓蕾在啊?留下来吃晚饭吧。”
  “不了,不了,谢谢阿姨。”晓蕾连忙推辞着,“我也要回家烧饭了。再见。”
  张婧送文晓蕾到门口,两人挥手告别。
  
  (二)
  七月中旬,盛夏。阳光热烈地烤着城市。树木都被晒得焉了,知了拼了命地叫着“热啊热啊”。
  文晓蕾趴在房间的窗台上,往楼下马路的东边尽头张望着。张婧一家去上海旅游了,说是今天会回来。从早上起,文晓蕾就总是到窗户边翘首盼望。
  一辆黑色轿车远远地开过来,停在楼前的凤凰树下。这辆黑色轿车,是钢铁厂为张婧爸爸配的专车。文晓蕾看到张叔叔从副驾驶座下了车。文晓蕾飞快地回到自己屋里,从书包里拿了一张纸,赶紧跑下楼去。
  司机正帮着张婧爸妈从后备厢里往外拿行李。张婧穿着蓝白横条纹的短袖T恤,白色短裤,戴着鸭舌帽,拎着个包站在一边。旅游几天,张婧晒得有点黑了。
  文晓蕾走过去,先向张婧爸妈问好,然后笑着对张婧喊“张婧姐姐”,挥挥手上的纸张。
  张婧看了一眼,便笑着说:“是一中的录取通知书吗?”
  文晓蕾得意地点了点头。
  张婧学着电影里八路首长的语气说:“小鬼,不错嘛。”
  张婧爸妈听了这个消息,也替文晓蕾高兴着,连连夸奖文晓蕾很了不起。
  张婧把手上的旅行包递给文晓蕾,“来,帮我拎下东西。”
  “好。”文晓蕾高高兴兴地接过旅行包,又抢着从张婧妈妈手上拿了个小袋子,和张婧一家往楼上走。
  “我知道你肯定能考上的。”张婧对文晓蕾说,“那么难的题你都做了一遍,我可不行。”
  “你呀,是该好好向晓蕾学习,勤奋点。”张婧妈妈在一边适时地教育起了张婧。
  “我也勤奋啊,比童第周还勤奋呢。”张婧不服气地回应妈妈,“可是,我没有晓蕾那么聪明啊。你看她这大脑袋。”说着,张婧戏谑地敲了敲文晓蕾的脑袋。
  “童第周是谁?”周阿姨奇怪地问。
  “语文课文里介绍的一个中国科学家,特别勤奋,比外国人还厉害。”文晓蕾回答到。
  到了张婧家,大家把东西放到客厅。张婧父母忙着整理东西。张婧和文晓蕾来到张婧的房间。
  张婧在背包里翻了会,拿出一张贴纸递给文晓蕾,说:“这是我从上海给你买的礼物。”
  “谢谢。”文晓蕾接过贴纸,看到上面是电视剧《上海滩》中周润发和赵雅芝的剧照。文晓蕾和张婧都很喜欢这部电视剧,经常一起谈论剧情。两人对着贴纸点评欣赏了一阵,又一起唱了《上海滩》的主题曲。最后又说了些杂志上看来的八卦。
  张婧又到书柜里拿出一本笔记本,用笔在扉页上写了些字,递给文晓蕾,“你考上一中,我送你个本子祝贺一下。”
  文晓蕾连声说谢谢,看着笔记本上写的话:“祝贺晓蕾妹妹考上一中,愿你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。婧姐。”
  文晓蕾心里一阵感动。

本文由威澳门尼斯人娱乐场发布于文学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献给自个儿的姊姊大姨子们

关键词:

上一篇:能忍之人

下一篇:没有了

频道精选

最火资讯